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電子雜誌電子報光華粉絲團光華推特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光華推特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主編推薦 / 內文:走入歷史,或走向原野?──梅花鹿復育
標題
主編推薦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1996年4月第024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走入歷史,或走向原野?──梅花鹿復育
文•張靜茹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1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緣起)

當人們開始討論保育工作不能把焦點只對準單一「明星動物」身上,近來國內在生態保育投入最多經費的計畫──梅花鹿復育,要不要繼續進行、要不要擴大野放到墾丁之外的地區,也引起不少爭議。

(序幕)

梅花鹿,一種在台灣野外絕種的動物,經過怞h年的復育,如今又重回自然懷抱,奔跑於墾丁國家公園。

近來營建署更評估是否在陽明山進行梅花鹿復育,哪一天陽明山上,春日眺望,竟是山川溪色、群鹿嬉遊。看來,梅花鹿復育,真該讓人叫好。

驚訝的是,質疑聲四起。疾呼不可的竟是保育學界與保育團體。為什麼?

(第一幕)魂兮,歸來!

今天在台灣出土的百萬年前動物化石,清楚昭告著,人類的洪荒時代,梅花鹿已立足這塊大地。

亙古以來,梅花鹿與山羌、水鹿三種鹿科動物,極有默契的分居在台灣低中高海拔,和平分享著綠色資源。偶爾遭受原住民、雲豹追捕、驚嚇,失去幾個同伴,但總是這片土地上最蓬勃的族群。

四百年前,大批人類或越過大海、或穿過海峽,陸續由四面蜂擁而來,「去吧!那遍地肥美的鹿群、四百種彩蝶飛舞其間,那美麗之島福爾摩沙,前去吧!」人說。

不久,荷蘭人每年從台灣出口抶U張的鹿皮。

選擇最低處(中低海拔平原及丘陵)棲息的梅花鹿,群鹿驚懼,放低聲息,鹿王喪氣的帶領著牠的族群退去,但哪裡才安全?終於,除了少數進了人類的鹿園;原野,成了鹿的失樂園。

二怳C年前,最後一隻梅花鹿在東部田野上給人類留下驚鴻一瞥,台灣野生梅花鹿從此消失。

許多年,由台灣平地一路到中海拔山區,鹿港、鹿角坑溪、鹿場大山……,借梅花鹿為名的地點,留給知道歷史的人一絲悵惘,可是年輕人聽到地名,可能會想,大概只是哪個老祖先想像出來的名字吧!

怳G年前,國家公園結合學界,由圓山動物園挑選了一批長期被圈養的梅花鹿,開始了墾丁國家公園野生梅花鹿的復育。

去年四月二怳T日,梅花鹿野放了。「回去吧,回到祖先來的山林,希望你繁榮子孫,代代相傳,」人們如此歡喜地為另一種生命祝福。

(第二幕)人類的爭辯

同時,卻也傳來許多不同的聲音。當野生梅花鹿消失,許多梅花鹿則成為家畜,不斷近親繁殖,重複著生產、奉獻鹿茸、鹿血、鹿骨的一生。有人問:一個已成畜產的物種,為何還要予以復育?由動物園挑選進行復育的梅花鹿,與畜產有何不同?野生梅花鹿已經絕種,今天絕種動物的復育是否只是在玩「動物園的遊戲」?梅花鹿復育的價值何在?

況且,滄海桑田,梅花鹿家鄉,已草澤成良田,綠林成果園,人煙罕見成繁華人間,復育梅花鹿,真能讓梅花鹿回到從前?復育的盡頭何在?是否目的就是讓梅花鹿永遠只留在國家公園?

是畜產或野生動物?

從事復育工作的學者解釋,怳G年前由動物園選種復育,是不得已的,但這批梅花鹿沒有不良遺傳基因,否則早就消失了。當時曾針對動物園梅花鹿進行 DNA 分析,結果發現動物園的鹿隻遺傳變異仍然很高,至少族群歧異度可以被接受,才開始進行復育。復育和畜牧業進行人工繁殖當然不同,梅花鹿必須在模擬的野生環境中逐步進行配對、監測,直到牠能適應野地,通過大自然的考驗,過程耗時耗日,並非人工育種那般步驟簡化。

但只要復育過程中,梅花鹿能保持良好基因,鹿科動物適應性很強,國外例子比比皆是,常常出現在公園、郊區討食,與人共處;今天台灣野外有人四處牧羊、有水牛被野放,可以證明梅花鹿的生存不是問題,反而是四處野狗,對幼鹿的威脅令人擔心。

但今天人類腳步擴散各地,不可能全面容納梅花鹿,因此在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的考慮下,希望在台灣北、東、南各選一個地點復育鹿群,如今墾丁已經進行怳G年,陽明山國家公園則成為被考慮的第二個地區。

成為生態殺手?

但對陽明山是否適合成為野放地點?學界有不少人質疑。在國外,許多例子是鹿科動物成為破壞植物相的高手,給人帶來困擾。尤其鹿是多產的,懷孕期只有幾個月。台灣早期還有雲豹等動物捕食梅花鹿,當梅花鹿的天敵也在野外失去蹤跡,將鹿科動物放回野外,牠是否會對陽明山國家公園的植生、甚至稀有植物造成破壞?未來誰扮演天敵的角色?

過去政府曾鼓勵農民發展養鹿農業,不久繁殖過剩,價格滑落,被四處野放,今天綠島是最好的例子。梅花鹿就對綠島稀有蝙蝠「狐蝠」棲息的林木,造成威脅。

至今梅花鹿也並非真正放養成功,只是在墾丁國家公園一個固定範圍內活動,仍須靠人力維護環境以建立穩定族群。政府的經費是一定的,這麼多的資源,只投注一個計畫是否值得?把這些錢利用在野生動物的自然棲息地等相關工作上,是否比較恰當?

美國足為殷鑑:由於財政困窘、保育預算有限,許多物種保育更限制了私人土地利用,導致反彈,因此出現應把更多人力、物力著力在保護完整生態系統,及棲息地上的聲音。

不該有爭議?

營建署官員說明:復育自然是為了未來可以放養,至於鹿群放養後糧食、水源的來源,放養對周邊農民作物的影響,目前都在進行評估,也在檢討墾丁的復育工作。

復育過程中是花費了許多人力、財力,但藉由這個計劃對梅花鹿生殖、生理等等進一步了解,可以作為其他研究未來的參考。至於是否在梅花鹿身上花掉太多錢?其實更可以比較出我們對生態保育工作投入的微薄。台灣在野生動物復育的經費上,比起其他預算真是鳳毛麟角,地方開一條道路都花上抳鶠B甚至百億。西方任何一個復育計畫,比之我們所用的人力、物力、時間都更長。台灣保育工作中,就僅有梅花鹿、櫻花鉤吻鮭兩個比較大型的計劃,短期內恐怕更不可能再出現類似的大型保育計劃了,因此我們不會、也不應出現對梅花鹿投入過多物力、財力的聲音。

曾對陽明山國家公園是否復育梅花鹿進行評估的學者也指出:陽明山有鹿崛坪、鹿角坑溪,都證明當年有過梅花鹿足跡。現在陽明山上有被放養的水牛、山羊、野犬,四處流浪,人們都可以容忍,卻擔心原生的梅花鹿會影響生態,無法允許陽明山再加入一種草食性獸類。不知道為什麼?

在西方,針對數量穩定成長的鹿科動物,往往訂出規範供人狩獵,因為適度的狩獵可以是很好的經營、管理資源的方式。抴X年來,台灣山區打獵活動仍然存在。原住民狩獵文化有長期的傳統,是重要的文化儀式,因此在梅花鹿數量穩定後,是否適度引進狩獵活動,讓原住民扮演自然獵食者,也可以評估。

當然,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想法,若今天人們無法接受以打獵控制物種族群,那節制過度繁殖的方式還有很多,過去南非為控制大象數量,採取射殺方式,今天對象群的控制,則給予避孕。未來鹿群數量若真的增長,要採完全保護、部分利用或只開放觀光的非消耗性利用方式?將是更大的挑戰。

保育不等於復育

但除了讓國家公園多了幾隻梅花鹿,在生態保育上,是否有更積極的意義?對其他物種如水鹿、山羌,是否有間接的幫助?或讓人以為保育只是把一隻動物增加為五隻,反而誤導大眾?能否藉此提醒大家,缺乏了野外環境,復育只是圈養?

復育是一個不得已的保育手段,必須擺在解決問題的最後端,復育更是保育工作中的下下策,對瀕臨絕種動物,什麼方式都幫不上忙了,才來進行復育;但今天台灣生態保育工作上,復育被看得比其他都重要,朝野熱衷復育,令人擔心。

尤其更急迫要做的事太多了,許多正面臨絕種的物種、或像水鹿這些野外仍有少數族群的動物,若不現在開始關注、確實執行保育,是否要等將來走到和梅花鹿一樣的困境,再花大筆錢由養殖場找鹿種復育?

從錯誤中學習

參與梅花鹿復育工作的師大生物系教授王穎一路行來感受深刻:生態保育工作對全人類都是新的課題,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沒有最單純的答案,研究人員一直面對新的問題,新的挑戰,必須一直不停想辦法解決問題、提供意見。

保育工作的進行,總要選一個做為先鋒,如何進行生態保育可以討論一輩子,自然界物種的消失卻像火燃燒一般,必須立刻按下救火的按鈕,倉促中當然會犯錯,人們應由錯誤中學習,再由錯誤中去接近理想。

對台灣早期的生態保育,梅花鹿計畫是難得的嘗試,結合不同領域的人一起工作。若由今天的角度來看,說走在前面的就成為誤導,對從事復育工作者並不公平。

生態保育工作,學術往往只是一小部分,必須結合實務、行政、法律,尤其牽涉人對事情的看法,矛盾隨時發生。例如西方也有將棕熊引回原生地的討論,城市人贊成棕熊回到原野、自由徜徉,農莊卻備感棕熊將帶來的威脅。

因此,物種有相同的重要性,但哪一個物種讓人們投入較多,往往不是科學因素決定。梅花鹿的生態是生物學範疇,但要不要復育梅花鹿,由文化、民眾、觀光等等角度視之,可能有不同考量。尤其公眾是很不易被驅動的,一個復育計畫可能可以引起更多注意,促使大家投入關心、進而討論;也可以成為解決台灣生態保育問題的一個縮影,從其中學到對自然資源的經營管理。

站在文化資產角度出發,梅花鹿身上有著過去先民奮鬥、經營的歷程,因此梅花鹿復育,不只是為了彌補有缺陷的生態系。它的文化、教育功能更大,復育是一種良心的報償,是人們對過去破壞自然的懺悔,對自然進行一種回饋。

保育團體為何反對?

關懷生命協會與台北鳥會等保育團體提醒大眾:去年四月墾丁國家公園野放梅花鹿,並未提出環境影響評估說明,凸顯政府機關並不真正尊重生態保育,只急於展示成果。

事實上,生態網路非常廣,不會因為一種物種消失,立刻崩解。就如文化,若孕育文化的外在環境已消失,復活的不只是一個缺乏生命的樣板?

生態保育工作要多管齊下,復育可以做,因為它還是具有教育功能,但若只復育,不進行棲息地保護,復育是虛偽的。

雖然梅花鹿復育的研究價值不容否認,但政府在其他物種的相對投入有限,甚至不重視。花許多經費從事櫻花鉤吻鮭、梅花鹿等少數動物的保育,對朱鸝或其他物種的相對關心卻極缺乏,可以大把鈔票復育梅花鹿,卻也允許南橫快速道路將大武山雲豹保護區一分為二。

透過媒體,梅花鹿復育看似一件風光的事,但也證明國家公園只在作業績,對保育工作沒有正面意義,只凸顯政府「好大喜功」的心態在生態保育工作上亦不可免。

(落幕)

梅花鹿一旁無語。人繼續爭論。

   
 
  第一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上一頁 回主編推薦 回主編推薦
下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最末頁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