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字彙通電子雜誌電子報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光華FB粉絲團
RSS訂閱訂閱電子報光華推特光華G+專頁光華噗浪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 / 內文:真相?摸象?
標題
台灣光華智庫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裝飾圖框
/
 
裝飾圖框
1997年8月第028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1頁]
 
真相?摸象?
文•王家鳳圖•張良綱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1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從怳K世紀上半葉,英國園林創「傻啦瓜嘰」濫觴,到下半葉錢柏斯舉中國園林大纛,加油添醬;究竟中國園林與英式自然園林之間,有何異同之處?

「直到怳E世紀,中國的門戶被迫開放,」一位西方知名的學者宣稱:「有關中國園林的真相,才洩漏出來。」

「恐怖」的真相?

揭露真相的英雄,是以鴉片戰爭「打開中國門戶」的英國,在一八四三年派往中國的植物採集人羅柏富春。他在後來的回憶錄中,描述了寧波城裡,張醫師的私人花園。

穿過幾進堂屋,張醫師晚年休憩的後花園,是在極有限空間中,以山石樹叢門洞,造成曲折掩映的效果。而這段描述所洩露給這位藝術史學者的「真相」則是:「以英國的標準看來,中國人的花園,還不如一塊城郊露地!」

真相就此流傳,不斷為後人引用傳述。幾年前出版的一本相關新著中,另一位著者又趾高氣揚地寫道:直到中國的門戶被迫開放,「恐怖的」真相才告洩漏──中國人的花園比起他們的英國同儕,簡直是拿盆栽小景比山中大樹!

問題是,以寧波城裡的住宅花園,與英國鄉間別莊相比,未免有欠公允。中國園林藝術淵遠流長,從秦漢上林苑囿,到唐宋文人別業,以至明清皇家園林與文人城市宅園;從漫無邊際的帝王獵場,到與自然為鄰的田園山景,以至蘇州庭園的一畝天地半畝園,其間差異不可以道里計。洋專家豈能單以寧波縣城的張醫師家後院,一言以蔽之,作為整體「真相」?

瀰山跨谷,八川分流

西漢才子司馬相如曾作《上林賦》,形容武帝的宮苑裡有「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離宮別館,瀰山跨谷」──一座園林能有八條姿態各異的河道分流而過,氣象不可謂不大矣。

除了帝王苑囿,唐宋以前的中國園林多為貴族莊園的一部份,面積都相當廣闊。唐代洛陽的「歸仁園」長寬都超過一里;北宋司馬光的獨樂園,時人以為「卑小」,也有二怉a地。直到南宋以後,人口密集於江南地區,中產階級興起,開闊的園林才逐漸縮小為城市宅園。正像英國從怳K世紀廣闊的貴族園林,過渡到維多利亞時代的商賈花園。

秦漢苑囿、唐宋林園,畢竟與時俱去。如果單就怳K世紀歐洲人最感興趣的圓明園與避暑山莊來比呢?前者在北京占地五千二百英畝,後者更達五萬六千英畝之廣,比起數百英畝的「英國標準」鄉村莊園,還真弄不清哪個才算「盆栽」了。

駝背的山,頹喪的樹

洋專家還是有話說。「那些禿頭駝背的山丘,稀疏地覆上幾棵發育不全的頹樹,…」一作者指出,馬國賢神父筆下的避暑山莊,「顯然與英國鄉間景致,看起來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至於圓明園,這位作者先描述了勃靈頓公爵如何在古羅馬鄉間別墅的靈感下,改變了英國的園林品味,然後話鋒一轉:「就在此時,中國的皇帝似乎也想搞些類似的東西。」而所謂「類似的東西」,當然就是曲折小徑與蜿蜒水道。

不過這位女士對圓明園的興趣,倒不在此,而是其間的亭台樓閣。「對西方人的感性而言,這些庭園建築比起那種野蠻的中國園林,顯然比較不那麼嚇人,」她寫到。

人的樂園?牛的天堂?

百多年來被洋槍大砲嚇慣了的中國人,遊起英式園林來,神經就粗重多了。偶爾穿花過林,驀見小橋流水、亭台垂柳,還真有他鄉遇故的驚喜。就算有機會登堂入室,走進荷塘水榭的「中國屋」裡,看見橫七豎八的中國字,赫然寫的是「放奶子的房子」──沒有嚇壞,疑問是有的。

已故建築學者童寯在三○年代暢遊英式園林時,看見大片的牧草緩坡,也曾經頗為不解:為什麼文明人會把園中大部份的空間,都貢獻給綠草地?

「毫無疑問,牛會很高興;但這跟萬物之靈人類什麼相干?」他在一篇文章中問道。

童教授的疑問,其實一語點出了中、英園林之間明顯的差異──中國園林的地面處理,是不作興鋪草地的;而一片牧草地,卻正是怳K世紀英式園林的重要特質:經濟。

園林牧場化,賺錢又遊憩

比起法式幾何園林,自然園林無論在建造或維護上,都相對經濟許多。當年引用中國自然觀,為英式園林催生的散文家愛地生,就大大提倡「把農莊變成一座大花園,既能賺錢,又可遊憩」的作法。

在過去,為了防止牲畜踱進正式花園,林地與花園間有高牆隔開。自然園林出現後,以不規則的草地、水面取代幾何花圃,又以乾溝取代圍牆;到了能手布朗的大肆改良下,大片綠草地幾成園林主體,一路綿延到建築物的牆根。有學者因此以為,布朗將整個園林「牧場化」了。

這種帶著經濟背景的美學,也可以在繪畫上找到印證。流行於怳K世紀英國的風景肖像畫裡,穿戴華麗的莊園領主夫婦背後,不正是一大片打理整齊、牛羊各就其位的如茵碧草?

自封為萬物之靈的人類雖不吃草,但風吹草低見牛羊所帶來的歡喜,除了自然美景,也保證了農業經濟的繁榮,與土地帶來的財富。誰曰不宜?而這種在園中鋪草坪的習慣,在西方延續至今,具體而微。

中西同唱歸去來兮

如果從田園隱逸的角度來看,中英園林其實有相當的神似之處。

東晉陶淵明大唱歸去來兮,捨官祿而就田園,享受臨流賦詩、撫松盤桓的隱逸生活。他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此後成為文人園林的理想;而竹籬茅舍的田園景致,也就此與帝王將相的台閣園林分庭抗禮。後來連滿清皇家園林也充滿了文人氣息,更少不了田園景致。

怳K世紀英國自然園林的催生者,也多半是被政治上當權派排擠出來的在野文人。他們以攻擊宮廷幾何園林,來表達對專制作風的不滿;又以自由精神為基礎的自然園林,作為安身立命的桃花源。

勃靈頓公爵的花園裡,處處可見古羅馬異教神殿,就頗有異議份子大唱歸去來兮的意思。而自然園林先驅「思道園」的主人,幾乎與勃靈頓同時辭官掛冠,在鄉間莊園創造了以「自由與專制」為主題的新式園林。此外,所謂的「隱士居」也是某些自然園林裡不可或缺的一景,據說還有人雇用職業隱士駐園遊走。

早年鼓吹中國自然觀的大詩人波普,也曾經在勃靈頓公爵的掖助下,在倫敦南郊泰晤士河岸,自建一座沒有圍牆、沒有平行路徑,也沒有對稱花圃的新式小園,打算在此琴棋書畫、寫作自娛。

結果園成喜不自勝,自製門票開放參觀,沒想到遊人如織,大大打擾了他的詩興,最後只有把自己關在花園最不起眼的隱蔽處,在僅可容身的小屋裡苦撚莖鬚。有心躬耕南陽,偏放不下經世致用,想是人之常情,豈分中西。

詩情畫意,因地制宜

在整個自然園林的革命中,波普是個靈魂人物。幾乎重要的早期怳K世紀園林,都有他的參與,並且留下題詩。在他的園林思想中,「向當地的靈魂求教」的說法,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國園林中「因地制宜」的理論。

波普也曾經有「所有的園林,都該是風景畫」的說法。而勃靈頓公爵的好搭檔肯特,原來根本不是花匠,而是畫家出身。景中有詩、江山如畫,詩畫與園林的關係,中西亦同也。

另一位怳K世紀的英國詩人沈斯東,在他的鄉間園林中佈置了一條環狀路線,沿途設了包括「中國山洞」在內的四怑荋甄I,也立碑題銘。他的理想是讓人們在遊園時,像是走進一篇史詩或詩劇裡,發思古之幽情。

還有一座現存的名園「思朵海」,也出於怳K世紀業餘園主的設計。主人藉整個園林的景點動線,訴說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史詩《阿尼亞士》。

沈斯東園林裡的四抴滿A與當時流行歐洲的圓明園四抴滿A無論是否純屬巧合;以園林建築為景點或觀景點,來追求與自然和諧的「詩情畫意」,則是中西遊園者共享的美夢。不過,中國造園家為園林相地「找靈魂」的同時,還要為靈魂取個美麗的名字,以收畫龍點睛之效。

中西地靈,果然有別

《紅樓夢》怳C回大觀園建成,賈政曾經表示:「……偌大景致,若干亭榭,無字標題,任是花柳山水,也斷不能生色。」

「怡紅快綠」、「蘅芷清芬」是大觀園裡寶玉、寶釵的居停風光;「梨花伴月」、「曲水荷香」、「風泉清聽」、「南山織雪」,則來自避暑山莊三怳輕滿C比起「酒神廟」、「愛神殿」、「哥德塔」、「勝利與睦邦之殿」之類的英國園林勝景,可見中西地靈,到底有別。

英國新式園林掙脫了幾何花園的繩墨規矩、推倒了圍牆,開始追尋大自然不規則的天性,為什麼又在園林隱翳處,添上神殿石窟、廢墟殘址?

維吉爾史詩中的英雄阿尼亞士,在船難後唯恐自己落入蠻荒國度,他四處環顧,看到浮雕人像,於是嘆道:「這裡的人懂得人世滄桑;生命的倏忽寂滅,觸動了他們的心靈。」

這就是野蠻人與文明人的分野了。怳K世紀的英國元氣怢活B精力充沛,但「文明人」所需要的氣質,毋寧是一種更深沈的永恆感,一種跳脫當下現世、如藝術史家克拉克所謂的「在時空中有意識的瞻前顧後」。

英國造園家於是借來了古羅馬,在園林裡親手仿造「古蹟」,甚至新建「廢墟」。

到底自然不自然?

問題是這股風潮很快就徒存形式,氾濫成災。能手布朗的「極限主義」,或也與此有關。他一手肅清園林中猶存的幾何式處理,另一手也剷除了自然園林裡的人工裝飾。

而錢柏斯挾著中國靠山的出現,如今看來,實在有其婆心。他使盡渾身解數,所極力宣揚的,不過是藝術(人為)與自然恰到好處的結合。

也有當代西方論者以為,中國人並不排斥直線與幾何圖形,他們以此原則鋪排城市與宮殿,處理人與人的關係,表現人的意志;但是在處理人與自然的關係時,即使是領土權勢遠過太陽王路易怚|的中國皇帝,也與自然平等相處,不在園林中宣告他對自然的統轄權。

果然如此?

宮牆苑裡,北地江南

據說來自牧馬北國的滿清皇帝,由清世祖順治入關後,到了聖祖康熙,即位後曾經兩巡江南,深為人文水鄉的景色所吸引。在他安邦定國,有了財力條件之後,遂有興建「北國江南」的念頭。

圓明園與避暑山莊這兩座興建於怳K世紀的山水宮苑,就是中國最優秀的造園師們,造山理水、南景北移,博採風光、集錦一園的成果。

西方人從馬國賢教士的銅版畫裡看見的避暑山莊三怳輕滿A浩瀚無邊,認為「根本像是野外荒郊」。事實上,避暑山莊轄地五百六怳蔔慼A奇蹟般地在土石迥異的北國,承載著巧奪天工的江南靈秀;而密密環繞山莊的,則是二拑堥蔽漁c牆。

中國園林與英式自然園林之間,最明顯的不同,大概就屬這座曲折蜿蜒的圍牆了。在怳K世紀地球的另一端,肯特與勃靈頓公爵文人圈,方纔越過園圃花壇外的圍牆,意氣風發地「發現」了自然。

就在此時,中國的皇帝究竟「想搞些什麼類似的東西」呢?中國皇帝只是不慌不忙地,把天地間的自然精華,都收藏到他的宮牆之內了!

p.29

中西園林,有如盆栽小景與山中大樹之別?圖為板橋林家花園(左)與英國潘思山莊。

(胡克禮攝)

p.30

曲岸仙島,小橋相連。圖為馬國賢神父的避暑山莊銅版畫一景。

p.31

英國潘思山莊裡,有知名的「中國橋」一景連接水岸。(胡克禮攝)

p.32

地廣牆新畫不古?做個假廢墟,也好發思古之幽情。圖為英國夏格柏莊園。

p.33

碧草如茵,是牛的天堂,還是人的樂園?圖為英國夏格柏莊園。

p.35

景中有詩,園林如畫,中西同矣。左圖為英國思朵海莊園中波普題詩處(英國國家信託提供)右圖為乾隆題避暑山莊「金蓮映日」景。(故宮博物院提供)

   
 
第一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上一頁 回智庫分類 回智庫分類
下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最末頁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