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關於光華連絡我們 | 加入會員會員登入 | 正體中文English簡中日本語

最新消息光華智庫主編推薦熱門主題攝影錦集字彙通電子雜誌電子報線上購物
台灣光華雜誌
光華智庫 主編推薦 熱門主題 字彙通 攝影錦集
網站導覽 進階搜尋
最新消息 RSS訂閱 訂閱電子報 光華粉絲團
關於光華 隱私權保護政策 著作權授權聲明
聯絡我們 電子雜誌 線上購物
光華首頁
:::
台灣光華智庫
光華FB粉絲團
RSS訂閱訂閱電子報光華推特光華G+專頁光華噗浪
:::
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 / 內文:華人藝術市場的當代傳奇
標題
台灣光華智庫
文章語言切換: 正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2007年3月第024頁
[友善列印] [本篇共有 1頁,目前在第 2頁]
 
華人藝術市場的當代傳奇
文.滕淑芬 圖.林格立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5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破紀錄」最足以形容近來華人當代藝術市場的景況,從紐約到倫敦、從香港到北京、從台北到上海、從2005年的春季拍賣到2006年的秋季拍賣,華人藝術市場的熱度就像股市進入主升段,以一季一翻的速度,不斷創造噴出行情。

2006年蘇富比公司在香港的秋拍,台灣前輩畫家陳澄波的《淡水》(1935)以3,484萬港幣成交(約合1.44億台幣),創下華人油畫拍賣最新的世界紀錄。同一時間,中國大陸中生代畫家張曉剛的《天安門》(1993),在香港佳士得拍出1,800萬港幣(約合7,400萬台幣)的行情,一星期後張曉剛的《大家庭系列》在倫敦佳士得又以77萬英鎊(約合4,750萬台幣)成交。張曉剛的作品接連在拍賣會上破百萬美元,穩坐天王寶座。

華人藝術市場為何如此暖烘烘?搭上了這班「中國熱」順風車,台灣藝術市場期盼多年的燕子,終於回來了嗎?

1月7日寒流來襲,空氣冷颼颼,台北敦化南路富邦大樓內的拍賣會場湧進三百多人,熱鬧滾滾。

由台灣老字號敦煌畫廊與收藏家組成的新拍賣公司──中誠國際藝術,舉行首次拍賣會。拍賣會上「搶」得最兇的,是中國大陸中生代畫家周春芽的《石頭系列──雅安上里1號》。經過激烈競標,最後以1,300萬台幣落槌,比預估價的400萬元整整高出3倍;台灣雕刻大師朱銘的《太極系列》,也喊到500萬元。反而是拍賣目錄的封面作品、民初畫家林風眠的彩畫《西湖》,沒有預期的熱絡,只比預估的700萬元高出20萬元。

此次中誠公司徵集了106件華人當代藝術作品,全來自台灣收藏家,其中65%為海外華人與大陸藝術家作品,35%為台灣前輩與中生代畫家作品,成交額一億四千多萬,成交率81%,成績不俗。

東方紅不讓

這兩年,台灣拍賣市場以「華人當代藝術」為主題的拍賣會,成交量動輒破「億」,已不是新聞。

兩家僅存的本土拍賣公司,「景薰樓」2006年秋拍,成交額刷新該公司春拍的1.5億元,達到1.8億元。成績最好的「羅芙奧」2006年秋拍,5.4億元的成交額,更打破台灣有史以來的紀錄,顯示華人圈的收藏家實力堅強。

羅芙奧拍賣會上,令人驚歎連連的是旅法華裔畫家趙無極的油畫《5.12.1969》,從4,700萬元台幣起拍,最後由一位電話買家以9,093萬元高價標走,創下台灣拍賣史上單幅作品的新高,但這並不是趙無極個人作品的世界紀錄。2006年佳士得香港拍賣會上,趙無極的《構圖第八號》以2,476萬港幣(約合9,900萬台幣)成交天價,轟動一時。

台灣藝術拍賣市場屢創新高,放眼亞洲更是勢不可擋。

以香港佳士得2006年秋拍來說,共分為亞洲當代藝術、中國近代書畫、瓷器、玉器、珠寶首飾、名錶等不同主題,分5天進行,總成交額高達17億港幣;其中亞洲當代藝術成交額約有4,297萬港幣(約合1.8億台幣),港台盛況連成一氣。

2006年中國大陸共有數百場拍賣會,成交額比前一年飆高了一倍。相對於具有千年歷史的水墨畫,中國當代藝術猶如年輕的稚子,這般火紅因何而來?

大陸媒體分析,1980年代,中國油畫市場剛起步,1994年,拍賣公司才開始涉足油畫市場,新成立的中國嘉德公司在當年春拍的油畫專場推出了51件作品,成交額僅有196萬人民幣,因為當時畫家、收藏家和買家都少,成效不佳。

度過2003年SARS的消費低點後,一波波投資熱潮開始進駐中國,加上電影、建築、服裝設計等文化創意產業成為新一代寵兒,油畫市場出現了成交旺盛、價位高抬的局面,各大拍賣公司紛紛開闢油畫專場,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熱絡場面。

1993年,幾十位中國藝術家在威尼斯雙年展上集體亮相,之後幾乎所有重要的國際藝術展都有他們的蹤跡。

此外,相對於古代水墨畫市場假畫較多的情況,油畫創作者大都健在,而且油畫的入門門檻高,技法複雜,仿製難度大,也是得到國內外收藏家青睞的原因之一。

一個燦爛的年代

從2003到2006年,短短3年,中國油畫市場就像一匹脫韁野馬,衝撞出絢麗的新天地,速度之快與能量之強大,遠遠超出各界意料,對台灣也造成磁吸與感染,讓沉寂已久的台灣藝術市場重新燃燒

之所以說「重新燃燒」,因為台灣的當代藝術拍賣市場,也曾經風光一時。

1988至1996年,是台灣藝術市場最活躍的年代,當時從北到南,私人畫廊紛紛成立,最高峰時多達二百多家,例如台灣畫廊的熱門地點──忠孝東路四段阿波羅大廈附近,就有四十多家畫廊;藝術雜誌的創辦,此起彼落,鄰近國家香港、新加坡、韓國都望塵莫及。

1992年國際老牌藝術拍賣公司蘇富比、佳士得相繼登台,正式運作,更將台灣的藝術市場炒翻了天。

「台灣是西方拍賣公司進軍亞洲的引爆點,當時他們認為台灣是一塊有待開發的處女地,」曾任中華民國畫廊協會理事長、東之畫廊總經理劉煥獻說,1992年畫廊協會成立後,開始設立藝術品鑑定與鑑價制度,讓藝術市場有了價格依循的指標;加上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民間財力雄厚,創造出一批包括建築師、醫師、律師、科技公司老闆在內的收藏族群,種種條件俱足,造就拍賣市場的榮景。

不料,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波及全球;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的摧殘,各行各業普遍看壞景氣,藝術產業更是首當其衝。許多展出計畫縮水,有的活動乾脆取消,連多家老字號畫廊都放棄參加業界年度盛事藝術博覽會。

2000年蘇富比公司撤出在台灣經營8年的市場,移往香港,對已冷卻的國內藝術市場猶如雪上加霜

但1999年進入拍賣市場的台灣羅芙奧公司卻不這麼看待,跨國拍賣集團走了,正好給了本土拍賣公司崛起的機會;而且藝術品市場畢竟是富人的金錢遊戲,即使在景氣看淡的前幾年,羅芙奧的成交額每年也有六千萬元;2004年並正式突破一億元大關,接下來就是連創新高。

內行人看門道

所謂「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這一波藝術拍賣市場的亮麗業績,該如何解析?是非理性的繁榮炒作,或者代表台灣藝術市場已一掃多年陰霾,從谷底回春?

「相對於國際社會關注拍賣會上的中國熱,台灣市場比較平靜,但谷底已過,畫廊運作也重上軌道,」同時經營敦煌畫廊的中誠藝術公司董事長洪莉萍比較,畫廊藉由為創作者辦展覽與一般大眾接觸,肩負推廣藝術教育之責;在畫廊買畫可以殺價,也不會出現同時多人看中、相互競價的哄炒情形。拍賣會則是第二交易市場,台灣資深藏家三十年前就開始收藏藝術品,近年華人作品火熱,正是讓藏家出清存貨、互通有無的好時機。

研究台灣美術史的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倪再沁則比較悲觀,他認為,「香港和台灣拍賣市場的熱度,只反映出中國經濟的熱絡程度。2000年之前台灣市場很熱鬧,一場接一場的研討會與藝術博覽會,現在則很沉寂,不少畫廊、畫家紛紛出走中國、赴京探路,部分台灣畫廊也轉向經營中國藝術。」

對於華人畫作出現天價的現象,倪再沁解析,若拿徐悲鴻的《奴隸與獅》拍出5,388萬港幣,與陳澄波3,484萬港幣的《淡水》相較,「徐悲鴻在中國藝術史上有其地位,他擔任過北平藝專校長、中央大學藝術系主任,又是戰後中國美術協會理事長,賣的是歷史地位,但其實作品並不好。」

「藝術品有其文本(藝術性)與脈絡,經過時間刷洗,一百年後只會留下藝術價值。對圈外人來說,徐悲鴻比陳澄波有名,但陳澄波的作品更經得起時代考驗,」倪再沁強調。

東之畫廊總經理劉煥獻認同地說,「拍賣是一種指標,也是一種市場心理戰。某位畫家的作品有上千萬行情,新聞性很強、炒作意味濃厚,但其實也只有少數畫家能衝到這麼高,是特例。」

復興台灣美術史

看到買家在拍賣會上激情演出、爭逐名畫,市場上也出現「一般人若要投資藝術,現在是進場的大好時機」等論調。真是這樣?

收藏藝術品並不難,有錢就好;但若想買到日後會增值的畫作,就要具備眼光與膽識。

專門代理台灣前輩畫家作品的劉煥獻舉例,陳澄波一幅40號的油畫《嘉義公園》,1988年在他的畫廊舉行紀念展後,就以定價180萬元、底價135萬元擺在畫廊裡出售。一位收藏家已出價130萬元,卻怎麼都不願意再多加5萬元。當時沒賣出去,兩年後陳澄波的家屬將這幅畫委託香港蘇富比拍賣,國巨電子董事長陳泰銘大膽以八百多萬元買下;10年後,這幅畫的身價已高達三千萬元以上,讓當年捨不得多花5萬元的收藏家懊惱不已,連劉煥獻自己也後悔沒有買下來!

「1995年時,台灣前輩畫家的一號作品(約一張明信片大小),平均只要2萬元,但陳澄波與廖繼春的畫價波動就很大。」劉煥獻以廖繼春為例,1992年他的畫作約20萬元,已經高於多數前輩畫家,幾年後竟漲到百萬台幣,這兩年更是破百萬美金,讓人心驚肉跳,也讓過早賣掉的人搥胸頓足。目前劉煥獻手上持有的廖繼春畫作都「待價而沽」,絕不輕易釋出。

陳澄波與廖繼春是台灣美術史的指標人物。藝術界人士指出,經營台灣前輩畫家的畫廊,這兩年重新整合手上籌碼,與本土收藏家合作,以香港拍賣市場為舞台,將前輩作品推向世界,除了在商言商,背後還有一層提升台灣認同、復興前輩畫家在市場地位的意義。

雖然幾位前輩畫家的作品爭相破紀錄,但投資畫作就像投資股票,都有風險,誰又能預測那一張會大漲!不同的是,若不把買畫當投資,買到自己喜歡的作品,即使獲利不大,掛在家中也是賞心悅目。

放長線釣大魚

「根據國外統計,藝術投資的報酬率平均一年14%,遠比放在銀行的定存高,問題是要買對。」劉煥獻認為,陳泰銘當年買下《淡水》,爾後增值幅度達十倍以上,只能說他的眼光好、耐性足,畢竟也放了10年。

此次景薰樓公司秋拍畫冊也以陳澄波的《嘉義公園一景》(1938年)為封面,不少買家都是衝著這幅畫來的,由700萬台幣開拍,最後落槌價為1,050萬元。

這是1933年陳澄波由上海返台定居後的成熟之作,畫風奔放、自由揮灑。喜愛大自然的陳澄波愛到戶外寫生,老家所在的嘉義風光與人物經常入畫,以嘉義公園為題的畫作就有3件,嘉義的人文地理景觀也藉由他的畫作揚名於世。

景薰樓董事長陳碧真表示,這幅畫的原收藏者在三十多年前向陳澄波的同鄉、天台美術材料社葉茂雄購得,過去因陳澄波捲入228事件不幸受難的政治背景,畫作一直束之高閣,解嚴後才得以重見天日。

此外,雕刻家朱銘的作品也是居高不下,亞洲與國際市場都有不少知音。他的《單鞭下勢》木雕作品,由於全球只有一尊,買家火力全開,起拍價250萬元,不斷有人舉牌,拚場意味濃厚,最後以一千萬元落槌;《太極系列──對招》更是拍出2,709萬台幣的漂亮行情,一尊木雕相當於一棟豪宅。

有錢人愛上了現代藝術

全球藝術市場網站Artprice,曾針對2006年春夏二季全球當代藝術拍賣結果進行統計,排出100位「價位最高的當代藝術家」。結果美國有24位藝術家進榜,歐洲39位,中國登上百大排行榜的人數竟然和美國一樣多,其中張曉剛的上榜畫價已接近二百萬歐元,登上第11名,可惜名單上未見台灣藝術家。「由於中國市場的發展,中國藝術家仍將獨領今年全球當代藝術領域風騷,」該網站預測。

由全球藝術市場向中國當代傾斜、向東方靠攏的趨勢看來,台灣也不得不投入這股潮流。羅芙奧去年的秋拍作品,中國當代藝術家就佔了一半,比例相當高。

在中誠的拍賣會上,當大陸畫家周春芽的《石頭系列》喊到900萬台幣時,會場上開始議論紛紛。有買家私下表示,「上當了,他沒有這個價錢;採花大盜(以畫花聞名的華裔畫家丁雄泉)有一幅叫價40萬元的作品,更好。」

但也有人認為,曾任中國油畫協會理事長的周春芽,以紅色石頭系列為名的作品不超過3張,這張抽象畫風正是他的主力風格,最後落槌1,300萬元,並不算貴。

顯然,大陸中生代畫家的市場價值還處於見仁見智的階段,讓人琢磨不透背後玄機;很多新手藏家看到有名或沒名的藝術家作品都漲價了,很容易出現「用耳朵買畫」的跟風。

香港蘇富比秋拍上,齊白石精品《畢卓盜酒》估價在80萬至120萬港幣之間,而還沒50歲的張曉剛作品,估價竟達880萬至1,200萬港幣,高過大師10倍之多,讓藝評界大感不可思議。「作品沒有定論的中生代畫家,怎麼會超過大師!」

而少數畫作被過度炒作的情形,連畫家自己都看不下去。

去年北京保利公司「中國當代藝術」拍賣中,新生代畫家劉小東創作的巨幅油畫《三峽新移民》創下2,200萬人民幣高價。

但劉小東並沒有欣喜之情,他認為自己的畫並不值那麼高的價錢。

「兩、三年前,我的作品在市場上只值10萬至20萬人民幣。最近中國書畫拍賣市場瘋狂發展,有些畸形。」原因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成就了很多富豪;但中國不像其他國家,有錢人不能隨便買遊艇、飛機,很多人苦惱不知該怎麼花錢,就拿大把的錢來買畫,而他的畫也成了別人賺錢的工具。

目前,大陸媒體已出現「中國當代藝術是冒煙了或熄火了?」的討論。有人預估,2008年中國藝術品市場會達到一個高點,現在由於太多人將目光投向了中國當代藝術,大行情也可能會提早結束,因此,千萬不要成為最後接手、買在最高點的一棒。

台灣收藏家實力雄厚

台灣收藏家尤其得謹慎小心,因為對中國藝術品的旺盛需求,有不少正是由香港、台灣收藏家主導出來的。台灣收藏家的購買實力,對於兩岸三地藝術市場的榮景,佔有舉足輕重的地步。

一月號「藝術家」雜誌的報導指出,北京、香港拍賣會上,台灣買家獨占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成交額,已是常態。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直銷化妝品為業的台灣克緹集團老闆陳剛信一次買回常玉、朱德群、林風眠等人的畫作,大約花了二億台幣。

眾所周知,台灣筆記型電腦大廠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是位「張大千痴」,藝術界人士形容他,「癡情到了一個程度,入了道了。」他在總部大樓的廣雅軒裡,陳列個人收藏,超過一千件中國書畫,其中有宋朝蘇軾、米芾的真跡,以及近三百件張大千的作品,投資驚人。

「台灣收藏家買畫很殷實、穩健,不會今天買,很快就拿去賣,有些作品甚至收藏10年以上。而大陸的市場所以亂,就是因為很多人炒短線,新富階級崛起,只有錢沒有眼光,看誰紅就買誰的畫,」經常來往兩岸拍賣會的藝術收藏顧問錢文雷說。

旅居上海的台灣藝評家、策展人陸蓉之,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目前中國當代藝術的收藏對象越來越集中於年輕一代,這固然是好事,但年輕藝術家若早早就被市場壟斷或成為被炒作的對象,對創造力將是一種傷害;市場上已出現許多藝術家為了推銷自己,不斷重複賴以成功的風格,為了經濟利益而停滯不前的危機。

全球化浪潮下的台灣

台灣藝術家或許沒有像「中國熱」帶給大陸藝術家那種戲劇性的好運,但憑藉自身風格化的語彙,或者積極參加國際展覽,或者前往彼岸開疆闢土,包括影像藝術家陳界仁、以大型鋼板公共藝術聞名的黃銘哲、人物肖像家邱亞才、從油畫走向傳統人文畫的鄭在東等人的畫作,在拍賣市場的行情都超過市價,約在20萬至40萬台幣之譜。

「全球化現象之一就是中國市場的崛起,台灣要把中國當市場,在市場間來來去去是很正常的。目前台灣美術通往全球的捷徑就是北京,」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倪再沁認為,台灣人一向善於以小搏大,就像美國的猶太人,人數少卻能主宰美國媒體、金融、文化產業;以台灣藝術界的靈活度與創作力,當然也可以在彼岸引領風騷。

不論中外,社會瀰漫愛好藝術的氣氛、藝術收藏人口增多,藝術家、收藏家與畫廊市場三足鼎立的商業機制建立,都是社會富裕的表徵。醞釀多年,華人藝術市場已從天將破曉、霧氣瀰漫的黎明時刻,準備奔上中天。希望這持續加溫的動力,能夠溫暖藝術家的心,創作出更多好作品。

   
 
 
 
網友投票: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請各位網友針對本篇文章進行評等,好的評價是對我們的一大鼓勵,不好的評價可以讓我們改進。
   
正體中文 English 簡體中文 日本語